首页 妖女学园后宮梦 下章
第17章 因为平时妈妈
 “不…不要动…”“世上还有比它更强烈的痛吗?”“呀…”呜咽的声音从喉间发出。“阿守,感觉如何?”“很舒服,好像快要给它挤爆似的。”

 每一下送,门所承受的剧痛都会直达脑神经,百合子出力抓紧单的同时,更咬紧牙关地忍耐。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百合子在痛苦中突然听到电话响起的声音。***“姐姐,听电话吧!”

 快要哭出来似的百合子连忙摇头。“是哥哥打的电话回来,他每星期都会在这个时间打回来的。嫂嫂,快些接吧!”

 “我现在不可以跟他说话…”“如果你不听的话,哥哥会怀疑的。”“克之说得对,如果不接电话的话,俊夫一定会感到奇怪。”“那我就接吧!”“代我问候姐夫。”阿守裂嘴地笑,然后把电话交给百合子。

 百合子背向二人,以抱膝的姿态坐着“喂!喂…”“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俊夫略带不的语气说。“对不起,我刚才在洗澡。”“那么,你现在赤条条地跟我说话?”百合子默不作声。

 “哈…跟你说笑而已。克之在家嘛!我知道你不会这样的。”百合子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你…工作怎样?”“今天放假,我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我这个月可以请一星期假,到时我打算回来。”

 “呀?”“什么?你不开心吗?”“怎会呢?但是,你在美国这么远,一星期似乎匆忙了一点吧!”本想他尽快回来的百合子,现在却这样说,只因克之和阿守的事实在今她不知如何解决才好。

 她知道以现时情况来看,她是不能和俊夫相见,与此同时,她的部被阿守在抚摸着,她用不的眼神睨向他,可惜却不受理会,反而变本加厉地游到股间。

 百合子紧挟着自己双膝,集中精神地跟俊夫说话。“不要勉强吧!反正我们很快便可以见面。”

 “你说得对,其实我上司约我和他一起去打高尔夫球的,但我想问你意见如何,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应承他好了!”听到俊夫取消回来的念头,百合子放下心头大石。

 “没事,和平时一样,”就在此时,百合子突然被人从后抱起,她本能地作出挣扎,最后失去平衡跌在上。克之和阿守合力把她按着,百合子正想开口大叫之际,猛然醒起不可以让俊夫知道,所以只好哑忍。

 克之用强而有力的手把她双脚分开,阿守则用纤幼的手指进她的玉去,但电话仍未挂断…“呀…不可以的…”正在玉里不停搅拨的手指,无意中触碰到G点,百合子整个人几乎要昏死过去。

 但她却不能马上把电话放下。“俊夫,门钟响起,等等我,我去看是谁来。”“我等你。”“糟了。怎做才好…?”百合子用手按着听筒,回头对克之二人说:“我在电话中,请别这样好吗?”二人出爱理不理的笑容,而且没有停止任何动作。

 “…别这样呀…”“姐夫正在等你,快跟他说话吧!”百合子无可奈何地再拿起听筒:“是隔邻的太太。”“是不是那个爱说是非的八婆?你要小心她背后说你坏话,这些人不可以得罪的。”

 “是,我知道。”两边部被左右分开,整个花蕾了出来,此时的百合子感到一支又硬又热的物体从后入“呀…”

 除了感到强烈的迫之余,花蕾周围都布灼热的感觉,下半身出现撕裂而引起的剧痛,令百合子立时把拳头放到口上,尽量把悲叫声压制。

 百合子感到俊夫的声愈来愈远,只知道要把现时的痛苦强忍下肚,不可以让俊夫听到自己的叫喊声,突然,耳边又传来俊夫的声音:“百合子,发生什么事呀?”“没事呀!我最近好似有点伤风。”阿守的开始转为强烈。

 “伤风?那你洗完澡记得要抹干身体才好呀!”百合子此刻变得全身淋漓大汗,完全没有心情和俊夫说话,只想把身上的痛苦驱走。

 今次的痛并没有刚才后庭被时那么强烈,而且开始逐渐感到适应,在感到极度的同时,间中还涌现出丝丝快

 百合子从没试过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苦尽甘来一样,阿守一方面拼命地送热,一方面伸手抚百合子的核。

 “啊呀…我…不成了。”由、充实的感觉引伸而成的快慢慢地过痛楚,而且由门蔓延至全身,百合子伸手按着自己的嘴以防发出声音,而雪白的体则开始搐起来。

 “不…成…我…来了…”这种在痛苦中显生出来的黑色快,是百合子之前从没感受过,不一会,她感到有一股暖洋洋的到直肠,和平常在子上的感觉完全不同,可说是一种异常的亢奋。即使具已从门拔出,但高仍是持续着。

 她全身虚,不能发出任何声音。高的余韵仍未消失,又被人从后抱着,今次是克之,他用的体位和阿守一样,从后入。

 “我…不成…了,快死啦…”克之以狗仔式的合体位把进百合子的道,巨大的头以直捣黄龙的气势直顶到子口去。后庭的亢奋再加上子的快,以恳求的眼神望着正在紧抱着自己股的克之。

 “求求你…别…再来。”但是克之对她有如视若无睹,聚会神地展开他的活运动。“…啊呀…我…又…来了…”刚才高的余韵仍未平伏,现在又翻起另一的高。“克之他最近怎样呀?”“他…很好。”百合子尽了最大的努力去隐瞒自己和克之的事。

 她估计不到如果俊夫知道子现在和自己的弟弟正在水融的至高境界的话,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虽然俊夫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但此刻的百合子已不知道内容是什么。“啊呀…我…快要忍不住了…俊夫…求你快收线吧…”

 “是…不错…”百合子已经连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只懂得机械式的附和,忽然有一只手伸到她的房上,并且用手指捏又硬的头。到底这只手克之或是阿守?百合子已经无法看清楚。

 “…我…受不了…很…舒服啊…”“啊呀…”她终于按捺不住张口发出无法再抑的呻声,而且还进入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百合子拼命把拿着听筒的手伸展到远处,希望俊夫不会听到。

 “啊呀…啊噢…”百合子不断啜泣。“俊夫,对不起,我明明应承了你的…我实在忍不住…”门被手入。“呀…别碰这里…”道和门同一时间爆发阵阵的快,百合子迅即陷入忘我境界,叫声此起彼落。

 “啊噢…嗯呀…”***翌,当百合子外出买东西时,因为门仍然隐隐作痛,所以每踏出一小步都是小心奕奕,走起路来简直好像昨晚的具仍没有从门里出来一样。

 当她从高平伏下来,回复原来清醒状态时,电话已经挂线,是俊夫还是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挂线,她完全不知道,亦不知道俊夫在电话中会听到什么?虽然内心感到非常不安,但百合子却没勇气打电话给俊夫来证实。

 “织田太太,请等等…”当回到家门前面,突然从后有人呼唤。“嗯?”回头一看,原来是花田夫人,她以笑里藏刀似的表情看着百合子。

 “织田太太,昨晚你家有女客人到访吗?”“没有?没有人到访…”“那么,你先生经已回来?”有如审犯一样的口吻,令到百合子感到不安。“不是,他仍未回来。”“换句话说,昨晚就只有你和克之二人在屋内?”

 “对…到底什么事呀?”百合子心想,还是别告诉她阿守也在比较好。花田夫人眯起双眼:“太太,你家里最近有养宠物?是猫?”“没有。”百合子终于明白为何花田夫人要这样问,一定是自己的叫声…她知道今次大难临头了。

 因为花田夫人很可能会把自己推测的事宣扬出去:“那个叫织田的年青太太,她趁丈夫出外公干,便和情人在家里鬼混,而且还叫得死去活来。她的情人就是织田先生的弟弟。”

 百合子脑里变得空白一片,双脚也震抖起来“我告辞了…”说罢马上转身离开,但在回家短短数步的路程中,她一直感到身后被人用充敌意的眼光盯着,大门一关上后,她顿时坐在地上。今次可麻烦了!这个秘密如果被花田夫人揭发的话,后果真是难以想像,此时电话突然响起,百合子马上拿起听筒。

 “喂,找谁?”“妇快滚!”对方说完后便马上挂线。百合子拿着听筒呆站着,接着门钟响起,百合子顿时被吓了一跳。门钟再响一次。

 “百合子,你在家吗?”“呀…”百合子听到这把声音后双脚发软,因为这人正是她妈妈。她匆匆抹干泪水后便前去开门。

 “你最近搞什么?为什么不跟我见面?连电话也没有一个…”新井赖子一入屋后,便以家长式的口吻对百合子说。她身穿一套黑色的衣服,无论外表打扮都严如一位女校长。

 她以麻鹰一样锐利的目光在女儿家中四处打量,百合子完全不敢和她有眼神接触。“对不起,我最近很忙…”“这里住的人真是无礼貌。”百合子吓了一惊地说:“什么事呀?”“人家跟她们打招呼,竟然不瞅不睬,而且还用一些卑视的目光看我。”赖子气愤地说:“真不知道哪里开罪了她们。”

 听到妈妈这样说,百合子本想把一切事情和盘托出,但是看到妈妈烦躁不安的样子,便决定暂时收回。她深信妈妈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责怪自己,挑出自己不对的地方:如为什么当时不反抗?

 不大叫?…等等,更严重的,可能会不相信自己是被人强,而是主动引人。百合子实在太了解自己妈妈的性格,她认为做事一定要做到最好,否则的话,所有责任就要自己承担。

 况且,如果跟她说阿守也有份强自己的话,她可能马上心脏病发也说不定。无论如何,还是别讲吧…但是即使怎样隐瞒,这件事迟早都会让她知道,只分别在于是从何处得知。

 可能会是由邻居口中,又有可能是她自己发现吧!“俊夫什么时候回来?”“下个月。”“是吗?”百合子带着妈妈走到客厅中坐,赖子一边坐下一边检视周围,像是看百合子是否把这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似的。

 在这个客厅里,阿守曾经先后数次把百合子污,即使现在,百合子仍然感到那些的气味存在,他赶忙开启风扇,希望妈妈不会嗅到。赖子一坐下,便伸手到桌上一扫,看看屋内的清洁状况。这是她一向作为检查家居的清洁的坏习惯。

 而今次虽然发现手中是尘埃,但亦没什么反应,只是轻轻把手指捽了数下,把手上的尘抹走便算,因为今次她来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和百合子商量。

 “今天我有件事想跟你说。”百合子看出事不寻常,因为平时的妈妈,任何事也可以独力解决,不会面忧伤地说要和百合子商量。“什么事?”  m.IbtXs.Com
上章 妖女学园后宮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