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女学园后宮梦 下章
第5章 是被人强奷
 “请问找哪位?”电话筒传来一把声音:“啊呀…”对方是一位女声,当听过一段时间后,才发觉这把声音的主人原来是自己。“啊…不…要呀!”电话筒中甚至连引起的“啪!啪!”声也可以清楚听到。

 “你到底不要什么呀?太太。”百合子记得这是被时那男人的说话,听到这些声音后的她变得惊惶失

 “不…我…来…了!啊噢…”高的叫声,直刺入百合子的脑间,令她连拿在手掌里的听筒也跌下来。这电话肯定是那蒙面男子打来的,他的用意很明显,是催促她快点照吩咐去做,否则,这盒录音带便会给她丈夫。

 地毯因被窗外的阳光一直照着的关系,显得相当温暖,天空上一片云也没有,正是天朗气清,但此刻的百合子心情却刚好相反。她感到好懊悔,为什么自然的人格被人当作玩具般蹂躏。

 同时亦对蒙面男子恨之入骨。当百合子亦到那人整监视着自己的时候,突然产生一种想法,就是那男人可能是认识的,可能是同住在娘家那栋大厦内,以前有过数面之绿,一直留意着自己的变态魔。如果这推测没错的话,这可就麻烦透了,因为那人不但对她现时的生活了如指掌。

 而且还知道她娘家的地址,想到这里,百合子便不敢再推想下去,她走到客厅的组合柜旁,把竖在上面俊夫的相片放下来,就好像因为丈夫凝视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自似的。

 “俊夫,对不起,请你闭上眼一会。”说毕折返窗旁,并把丝袜下来。因为她知道正受人监视着,所以动作有点生硬。在窗前横坐着的百合子,把双膝屈起前到前,然后慢慢左右分开,然后把裙子拉高到部。

 她本想尽地完成,希望可以令自己不用长时间承受这种屈辱,但她有一份自小培养得来的羞感,所以不能如她所愿地顺利完成。如果是夜晚的话,至少也没这么尴尬。

 但现在是光天化,还要在客厅的窗前把下体出来自,对于百合子来说实在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裙子揭起后,出一条纯白的厘士内,一望而知这是采用又薄又柔又软的质料制成。

 左手放在背部支撑着身体。右手伸到自己的下体去,手指在内上显现出来的溪间位置轻扫,然后慢慢用手掌。因为只是受到轻微的摩擦,所以并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

 其实百合子对自并不是陌生,早在初中时已从同学口中得知这是什么一回事,而在好奇心驱使下亦曾经尝试过,虽然不错是感到舒服,但并没有如同学所说那样兴奋,况且,在这种环境下自,感到兴的可能更加不大。百合子曾考虑过假装兴奋来足对方,但却欠缺信心可以演得好。

 她用手指开内裆,出了整个户。当想到自己最私人的地方整被人窥着时,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但是,她知道这举动只会令到窥看者更兴奋,所以她下定决心干脆把内除下来。

 然后伸手在下体四处抚。手指先经过异常茂盛的三角地带,然后伸展到涨卜卜的,两片鲜红色的,中间的,还有滑的芽。可惜这些地方全都又冷又干。

 百合子终于闭上双眼,把头仰向后,向着左右两边摇动,嘴巴微微张开,并不时伸出舌尖轻舐两片朱,装出一副正在享受着的模样。

 手指开始向着桃源探索。食指和无名指分别把两片分开,中指慢慢没入道里,此时的百合子强认眼泪,咬紧下,口中发出呜咽声,她心想装成这样子理应可以足对方,此时在围墙对面的公园,跟平时一样,偶然传来小孩子的嬉戏声。

 但相隔着一块玻璃的屋内,百合子却在被的情况下自着“啊呵…”就在这时,百合子的身体竟然意想不到地产生兴奋的反应,在壁四周动的手指亦开始被爱沾得淋淋。

 “怎…怎会这样的?…”“啊呀…”纤开始左摇右摆。“为…什么我…会有…兴奋…的感觉?”百合子一边思索,一边继续用手指任意地动,像要把的官能感觉全部掘出来似的。

 “啊噢…”阵阵麻痹的快开始涌现,百合子闭上双眼,身体不断抖震。当指尖移动到两中间的小芽后,她的反应更趋烈,虽然内心对自己有这种反应感到很厌恶,但事到如今已无法把渴求快念抑下来。***“噢啊…”另一只手指加入动。百合子上身开始左摇右摆,单是左手已难于把身体支撑着,心底里感到悲痛无奈。

 “啊…不成…再下去的话,已不是假装,是真的高啊…”就在这时,眼前公园的草地上出现了一个黄胶波,百合子整个人好像僵化了似的。

 一个穿上红色衣服的女孩子走进公园草地上,并且她和她百合子四目投,她就是花田夫人三岁大的幼女。

 女孩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直瞪着百合子,百合子试图从僵硬的表情中装出微笑。怎知就在这一刹那,感到强烈的快正从子传到身体各处,她明白到正是一次小高的来临。

 “怎…会这样…?”“啊噢…”左手已无力支撑,上半身也躺在地上。那女孩转身,缓步跚跚地离开了草地。

 “等等我呀!”看着女孩离开视线范围的百合子,感到松一口气,并对自己说:“没事的,她年纪这么小,不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她却另有一个疑惑,就是为何在刚才的情况下竟然会有高?自己是不是一个天生妇?明明是被,却竟然产生高…百合子把自己所做的一切归咎于蒙面男子身上,对他恨之入骨。

 其后的数,再没有感受到蒙面男子的扰。在稍为松一口气的同时,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因为直觉告欣她,蒙面男子是不会就此罢休,而长此下去,亦迟早会东窗事发。在这数天虽然和花田夫人见过好几次面。

 但从她言谈间感到和平时没两样,好明显她的幼女并没有把那天的事情告诉她,但因为和花田夫人聊天时,话题多是集中在俊夫身上,所以令到她内心泛起一种难堪的感觉。

 “俊夫,请你快点回来好吗?”百合子心想只要能够紧紧地揽着俊夫,所有的噩梦都会立时消失。***

 再过数天,正当百合子对被时所带来的伤痛慢慢减退时,门钟忽然响起,有二名穿着灰色西装,目光锐利的男子登门。“请问是不是织田家?”“…是。找谁?”两人从西装的内袋中拿出警察的证件给百合子看。

 原来是隶属该区的刑事科探员。一个是貌似老差骨的中年男子,另一个则是运动健将型的青年,与其说两人像探员,倒不与说他们像黑社会可能更贴切。“闲话少说,我们数天前拘捕了一个强犯。”较年长的探员率先开口。百合子心中一凉。

 “现在还是处于调查阶段,这家伙真的很无,竟然把自己所犯的多宗罪行当作威水史一样,沾沾自喜地向我们炫耀。”探员一面说,一面留意百合子的表情。

 “他对我们供出曾到你们家里,并且把一位少妇强。”百合子大力地紧握拳头,企图抑住双手的抖震:“没…有呀!你们错吧!”“这事发生在上星期五,他说他乘着那位女士买东西回家乘机强行入屋。”

 “没有呀!不是我家!”“就是这男子,请你看清楚吧!”探员拿出一张相片,内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样貌相当平凡。百合子本想开口说当时他是蒙面,所以认不出来,幸好及时醒觉。

 “从没有这样的男子来过我家。”探员听到她这样回答,出一面困惑的神情:“你家还有其他女吗?”“只有我。”“那就奇怪。那犯人清楚地指明是曾在你家犯案…”

 “他一定在说谎,上星期根本没有人来过。”年青的探员以锐利的眼光盯着百合子:“我好明白你不想公开承认被侵犯,但那家伙真的是罪无可恕,他已伤害了很多女士,估计至少有30多人。只要定罪的话,他这下半生也会坐牢。”

 老差骨接着说:“为了其他人着想,请你做我们的证人好吗?只需劳烦你认人和落口供便足够,不用要出庭作证,当然,除此之外,我们会绝对保密。”

 百合子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好像已经作出了抉择似的说:“我已说过很多次,根本我就没有见过他,怎样我也帮不了你们,我要关门了。”把大门关上后,百合子在窗帘中向外窥探。

 只见两人仍然站在门前,并且这样说:“她在说谎。”“那家伙肯定有侵犯她。”“岂有此理,为什么不敢站出来?”“天晓得!还是放弃这家吧!”正要离开的两名探员,刚巧和花田夫人擦身而过。

 夫人充好奇地目送两人离去后,视线马上转移到百合子家。百合子慌忙地把窗帘放下,过了好一会才平伏心情。好极了,蒙面男子被拘捕,这等于噩梦完结…虽然仍有一盒录音带不知所踪。

 但暂时已不会再受威胁,总算是放下心头大石。百合子的心情很久已没有像今天这样轻松。傍晚时分,克之如常一样回家吃饭。

 “嫂嫂,今天有什么事值得你这样高兴?”“是…”“是什么?”“这是秘密。”吃过晚饭,克之走进浴室洗澡,电话就在这时响起。刚好是9时正,俊夫每星期都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回来。

 “是我呀!”“俊夫…”听到丈夫的声音后,百合子差点哭出来,俊夫一开始便说有关公司的事情,百合子心里感到有点不

 “只懂说自己的事,完全都不关心我…”当她想到这里,便马上后悔自己有这样想法,虽然是被人强,但自己始终把事情隐瞒着,而且,被时还出现,实在愧对丈夫。  M.ibTXs.cOM
上章 妖女学园后宮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