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丫头叫柳晴 下章
第四章
 老坑心里想着,咬了咬牙,硬是从女人的道里出了涨得发疼的大巴,从兜里掏出纸巾擦巴擦巴衩子里,提上子系紧了带。

 女人被干得发懵,身子正在半空中飘着,突然的停止,让她莫名其妙。她趴在餐桌上股撅着等待老坑的再次入,等了一会儿却没了动静,回头一看,老坑已经坐在椅子上掏烟呢!

 “你…你了?你怎么不说声?咋就让人这么撅着呢?”女人的眼神,是又幽怨有不。“没呢,我累了,不干了!”老坑傻呵呵的笑着回答。“你…你怎么这样,做到半途就不做了,你多难受啊!”女人觉得老坑的做法实在离谱。

 “我不难受啊,累了才难受呢!你难受啊?是不是还想要啊?”老坑还是傻呵呵的笑着,烟已经点燃,他说话的同时,从嘴巴和鼻孔里还冒着烟儿。还不是很放得开,女人还无法开口承认她的需要,她憋着气堵着气蹭的站了起来。

 靳着鼻子说:“我才不想呢,是你欺负我,我先让你足一下罢了,你不做了才好呢!”女人一边提着子,一边气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背过身子,不让老坑看到。***

 女人很快也把自己齐整了,还甩了甩头,让自己极力的平静下来,然后幽幽的对老坑说:“老坑哥,咱们到下面去吃饭吧,这里的土和小羊很好吃的,还有烤鱼,也是特色。”

 老坑站起来,到茶几上的烟缸儿里弹了弹就要掉落的烟灰儿,说:“嗯,吃饭,吃了才有力气!”老坑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女人的身旁,在女人肩膀上意味深长的拍了一下。

 “老坑哥,你…”女人决定不再与老坑理论,拿起包包抬脚先出了房间。老坑股后跟着,随手带上了房门。到了一楼,二人随便的找了一隔断的包间坐下。那个进来时在服务台后面的村妇老板娘也跟在老坑股后,等二人坐定了。

 就开口问:“二位吃点啥,老妹儿打电话订房,一定是总来了,我就不介绍了。”嗯?这村妇脑袋倒是灵光,竟然取巧偷懒。老坑不多注视了两眼。嗯,虽说是村妇,但打扮嘀,还时髦,搭配的也不错,一点儿都不输城里人。

 尤其那妆画的,把脸皮儿整的白里透红,像个初的大苹果,很能发男人上去咬一口的望。

 相比之下,老坑的女人淡妆清雅,多了一分恬静,少了几分火辣,也许,只有在老坑的指头或者巴进入她身体的时候,那羞臊的红,才能与这村妇有的一拼。

 “吭!吭!”是女人干咳了两声儿,明显在警告老坑。老坑依然盯着老板娘,微笑,说:“对!对!什么好吃,她都知道,大姐你不记得她了吗?”

 女人在桌子下面轻提了老坑一脚,急忙接过话茬儿,说:“我也就来过一两次,大姐怎么会记得。”接着又对老板娘说:“今天我俩就吃…”村妇老板娘拧哒拧哒的走了。

 老坑盯着摇摆的股对女人说:“别看这是农村,你们这的村妇真时尚啊,人长的也好,你看那股…”“你心里咋寻思的我不管,请你别对我说这样的话好不好?”女人打断老坑的话。

 是个女人都得打断,女人没给老坑一耳光转身离去,已经很不错了,包间有一个门,其实不能叫做门,因为就没有门。只是一个开口,上面扯一尼龙绳,绳上挂一布帘儿,这时布帘儿是拉开的,老坑站起来,将布帘拉上,回身要坐下时,发现开始时是坐在女人的右面,就转到了女人左面坐下。

 老坑是左撇子,坐女人左面吃饭时筷子不会打架,还可以同女人的身体保持亲近。老坑从前一直都很注意这个,只是近两年已经没有心情再接近女人了。

 老坑把椅子拉了拉,几乎与女人的椅子并排靠在一起。从桌子下面,老坑把右手放在女人左腿上摩挲,摩挲了几下后,手掌悬空,只用几指头抓挠。人的触觉神经很怪异,越是轻的碰触,就越是。老坑的抓挠,让女人立刻就起来。

 大腿晃着,躲避着他的魔爪。女人知道,让老坑停止扰几乎是不太可能,所以就板着个脸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全当桌子下面啥事儿都没有一般,老坑撇了一眼女人的神情,觉得很没劲,眼珠子往天花板上翻了翻,就往女人的大腿儿里摸去。

 女人反应也快,两腿一夹,就把老坑的手给夹的死死的动弹不得。“老坑哥,你看你,吃饭也不老实,让人看见像什么样子啊。”女人的语气中,有不有商量,更多的是商量。

 老坑却不理会,自说自话的问:“刚才是不是没有高?现在你是不是很难受?哥给你,可以缓解一下。”女人握住老坑的手腕,身子往椅子上一矮,一脸的无可奈何。

 “诶呀…又不是肚子疼,用手就可以缓解。”“这里不会缓解吗?”老坑装傻充愣。“只会越越想,越想越难受!”女人情急,口而出,说完突觉自己回答的也太老实了,脸上立刻羞红了一片。

 “你看你,脸咋总这么爱红呢!”老坑嘲笑。“哪有你这样的,外面那么多人呢,你就摸人家,也就你不懂得脸红。”

 女人说着,一时分了神,下边双腿就忘了使劲儿夹。老坑感觉到了,笑不答,却把手掌一横,整个的把女人的丘握在手中,有两指头,还扣在了女人的上。

 从见面到现在,老坑一直都没有从正面碰触过女人的部,这一把摸下去,感觉女人的就像个包子一般,非常的鼓溜儿,丘下面的儿处,更是软软的热热的的,显然,女人依然处在亢奋之中。

 虽然隔着内,感觉却是十分明显。女人想要再次夹紧大腿,但已经不可能了,老坑的手掌横着,已经把大腿撑开了一条儿。

 手指也有了活动的空间,已经隔着子挠几下一把的,又开始玩起女人来。那么大年纪了,一点儿也不稳当,愁死人了,女人心里想着,万般无奈,就随便老坑轻薄了。

 但部的瓣被抚摸,却是一阵阵的瘙难耐,女人暗暗的攥紧拳头,极力的忍耐着,她深怕自己忍不住哼出一声来,又被老坑更加的笑话。

 但只一会儿功夫,女人就感到自己要坐不住了,身子发软,很想躺下。她不想,这要是在房间多好啊,那就随便老坑了,他一定会把我扒光了。

 直接的抚摸瓣,甚至,早就把指头,到里面去给人家抓了,唉,我为什么要急着下来吃饭呢!女人开始怨怪起自己。

 “菜来啦,快尝尝我们的特色,大哥一看就不是我们本地的,吃完多给提提意见。”布帘儿被拉开,老板娘端着菜进了包间。

 老板娘倾身往桌子上放菜的当口,丰脯因重力下垂着,老坑从口看进去,背心里面深深的沟竟然人无比。

 哪个更有滋味儿呢?老坑莫名其妙的,将老板娘衣服里的脯同刚刚上桌的碗里的土脯联系到一起,手上不自觉的用力,揪住了女人的裆。

 “我就知道吃,不会提啥意见!”老坑冲着老板娘说,眼睛注视的却是老板娘的脯。老板娘根本没注意,笑呵呵说:“那就多吃点儿!”

 然后转身要离开,忽然转身回来,看着女人的脸女人说:“老妹儿你脸咋这么红呢?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听到老板娘问,女人脸更红了,急忙说:“没…没事儿。”

 “哦,没事儿就好!”老板娘没再多问,拧哒着身子摇摆着股又出去了,等老板娘一走远,女人立刻抓着老坑的胳膊拧,想让老坑把手收回去,可她又不敢太使劲儿,怕真拧疼了老坑。

 她的羞心让她反抗着,可她燃烧的身体却希望老坑的手裆里,直接去抓挠她的。老坑适时的足了女人的心里渴求,他故意啊了一声,把手从女人的腿里收了回来。

 但他只收到半途,趁女人如释重负没有警惕的瞬间,又伸了过去,起女人的衣服,将手从女人的上边了进去。女人赶紧弯,同时按住老坑的手,阻止老坑的进一步侵犯。老坑的手没有完全达到目的,因为有带的缘故,他的手没能一下子摸到女人的瓣。

 但他摸到了女人的,手感光滑的,于是就不急着硬闯了,只把手指中,轻轻的拉扯揪薅,同时的摩擦女人的小肚子。女人真的有些急了,摇着老坑的胳膊,要把手从子里拽出来。

 “你再拽,会把你的一起拽掉。”老坑得意的笑着,手指死死的揪住几绺。老坑如此下作,女人自然不敢用力了,松了老坑的胳膊,把脸贴到老坑的脸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说:“老坑哥,你别这样了好不好?  M.iBTxS.cOm
上章 我的丫头叫柳晴 下章